【吃便当】70岁的少女时光

【吃便当】70岁的少女时光因为曾经中风的关係,吴锦芳现在的饮食清淡,中午是一道香菇竹笋粥。

总是笑嘻嘻,讲话偶而会夹几句「靠妖」当语助词的吴锦芳,不是一直这幺开心。

吴锦芳来自云林,外公好赌,把她的母亲嫁给人当继室,元配不愿接纳她,母亲只好带着年幼的吴锦芳离家北上帮佣。「我没念书,青暝牛啦,细汉就出来做工。」19岁那年,吴锦芳的母亲在赌场帮佣,一位赌客看上吴锦芳,于是2人开始约会:「迺夜市伊都会买一些小东西给我,男人都这样啦,没吃到就一直买,等吃到了就拢呒啦。」

其实,不必等到「吃到」,男人就露出马脚了,吴锦芳和男人结婚当天,男人赌到熬夜睡过头。婚后3个月过年回家,她身上陪嫁的金项鍊、金戒指全都被拿去当赌本,母亲问她:「结婚第一年回娘家,要戴金子,怎幺都没戴?」她怕妈妈担心,只好依着丈夫教的撒谎:「时间太赶,忘了戴。」

婚后,她生了5女1男,一家人最值钱的就是老公的一套西装,每到没钱或是老公又要去赌,吴锦芳就拿着这套西装去当500元回来。一家8口就住在公婆买的屋子里,吴锦芳每天做3份工作:「我去帮人煮饭,煮完去做打扫,扫完再去摊贩洗碗,早上7点出门,晚上10点回到家。」

这幺拚是为了养家,也是为了尊严,因为老公不争气,被亲友瞧不起:「有时端碗麵给她(婆婆)吃,她会无故摔回来…别房生了儿子,婆婆站着也笑、坐着也笑,可是我生儿子,她正眼看一眼都没有…。」她靠3份工作养大6个孩子,还存了一笔房子的头期款,终于在40岁那年买了房子。

总是在赌的老公在她50岁那年,心肌梗塞在工厂过世了:「那天早上,我问他要不要喝个鸡汤再出门,他说,下次再喝啦,结果哪有什幺下次…。」她说老公喝醉爱乱骂人,要不到钱又会以死相逼,人死了,她心反而宽了。

她说一点也不会想那个赌鬼,话虽这样说,「可是有5年的时间,我一听到悲伤的歌就会想哭…要说感情多不好,好像也…。」一旁的儿子接话:「感情不好是会生6个喔?」她破涕为笑:「你靠妖喔。」

原以为好日子来了,不料3年前,她一早醒来,发现嘴角口水止不住,走路歪斜,是中风。命救了回来,平常最爱的滷肉、红烧蹄膀却都不能吃了,「我每天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哭,半夜又睡不着,很烦恼啊。」烦恼什幺?「烦恼自己会拖累小孩。」

她苦了大半辈子,什幺都撑过来了,却在这个关卡被打败:「后来去看医生,说我是忧郁症,我没想过会得这种病。」什幺都打不倒她,因为她相信,靠自己的双手双脚可以拚出世界,当手脚不灵活了,她无法再跟命运拚搏了,无能为力的人生就只能剩下忧郁:「我就不甘愿啊,拚整世人,到要享福的时候,却变成这样。」

幸好在药物控制下,她的心情好多了,除了偶尔的晕眩,生活并无大碍。吴锦芳现在常跟老人搭游览车四处游山玩水,平日在公园唱唱歌,而且以前她不敢戴项鍊,一戴就被赌鬼老公要拿去当赌本,现在出门终于能可以挂项鍊了,不过她说:「你没看新闻吗?金子会被抢啊,我挂这个塑胶的,是不是也很好看?」70岁病后的日子,虽然她不能赚钱、不能吃想吃的食物,但终于能打扮自己,虽然只是一条塑胶项鍊,却能重回错过的少女时光。

【吃便当】70岁的少女时光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