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吃便当】YouTuber镜头外的人生

【吃便当】YouTuber镜头外的人生

这群拥有大量粉丝的网红们,把自己的生活摊开来,成了拍摄内容。网路世界是这样的,愈是争议的议题通常流量愈大,但这似乎又不是林冠廷的盘算,「我不太看那些批评我的评论…我现在不太做网友想看的主题,而是只做我关心想讲的事。」

成为拥有30万粉丝量的网红,一开始也是误打误撞。他在美国念完电影和艺术学位后,辗转回台湾拍电视节目和广告:「可是机会不多,我只好拍一些短片放在网路上。」之后,他好奇从小长大的天津街为何有这幺多菸蒂,他拿起摄影机,拍了一支捡菸蒂的短片,短短几分钟内就收集一整桶。影片在网路上广为流传,台北市环保局还特地找他解释菸蒂的问题。

「我本来不是一个环保的人,出门用免洗餐具、喝瓶装水…。」本想累积影像作品,没想到一支菸蒂短片,开启他的「环保之眼」,他拍自己一週总共产生多少垃圾、拍平溪山区到底有多少掉落的天灯。他用有趣的方式传递环保,竟然意外受到欢迎。拍到后来,还集结网友绕台湾一圈做「净滩」。

「我现在出门一定带环保餐具和水壶,不然路人看到你拿的是保特瓶,这不是很怪吗?」本来打算靠网路拍片得到拍长片的机会,机会还没来,反先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。拍片还是他重新找到「回家」的路。

林冠廷最近执行「间歇性断食法」,一天只吃一餐,这天中午只喝水。

林冠廷的父亲是妇产科名医林经甫,同时也是国际知名的戏偶收藏家,主持一个基金会,管理一家戏偶馆和偶戏团。林冠廷是家中独子,2岁就被送到美国念书。童年时,父亲是飞越太平洋的「空中飞人」,大部分时间在台湾,偶而才会出现在美国家里的餐桌:「小时候,我们没那幺亲…」远在千里外的名医父亲,能给的就只有自由:「我爸对我很开明,我很小就告诉他,我怕血,不想当医生。」

他立志当导演,15年前大学毕业,原留在好莱坞打拚,却苦无机会,回台寻求发展,却一句中文也不懂。学好了中文,进了广告公司,没多久遇上裁员,连续2年失业在家。

当时年轻,加上生活的不如意:「朋友找我去摇头店,觉得新鲜,也就去,嗑到后来有点严重。」他记不起钱包钥匙放在哪,时常处在神游状态,简单的生活都难以自理。这是父亲唯一对他严厉的时刻,「我爸立刻把我带去美国,每天一对一跟我训话,从生活每个小细节开始教起。」他笑称这是「家庭勒戒」,遥远巨大的父亲一下子靠近了:「他开始把我当一个大人,跟我说话。」

没有经历过波折的感情都不算数,生活的磨难方可试探情感的深度。那支在网路上被骂翻的「生酮饮食」影片,见他在影片中,有些气急攻心的语气,其实是担忧长年为糖尿病所苦的父亲显露了真情。向来放任儿子自由的父亲,这几年开始有意无意暗示儿子接手文化事业,「我爸年纪大了,意思要我接戏偶馆的事,我没那幺大的兴趣,我还在想怎幺跟他说。」

那也许是父亲的一片私心和苦心,管理工作至少收入固定,林冠廷40岁了还是月光族:「网路业配收入不是那幺稳定,我又有二个小孩,想一想还满可怕的。」但能做自己想做的事,白开水般的日子也可以很满足。

【吃便当】YouTuber镜头外的人生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