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吃便当】不怕痛的妈妈在家生小孩不打麻醉

【吃便当】不怕痛的妈妈在家生小孩不打麻醉谌淑婷的4岁儿子因为看了《龙猫》卡通的缘故,也要求吃便当,一大一小的便当就是母子的午餐。

豆豆此时正躺在我们的脚下,採访这天谌淑婷準备了自己的午餐,特别用一大一小的便当装起来,这是她和她4岁儿子澄澄的午餐,是的,当她领养豆豆3个月后,竟然怀孕了。「我觉得这是一个天掉下来的礼物,我要好好体验它。」谌淑婷体验这份礼物的方式是选择「在家生产」。

早在农业社会,妇女大多是请「产婆」到家接生,之后医疗现代化,到医院生产成了主流。不过,这几年,台湾有一群产妇开始选择请助产士到家接生,会做这样的选择要从台湾的生产过程说起。

台湾产妇有高达9成以上,在生产过程中被剪会阴;有3成左右的产妇是剖腹产,这在世界都是少见的高比率。谌淑婷分析,在台湾是由医生接生,为了加速生产流程,于是上述剪会阴、剖腹产比率才会这幺高。「台湾社会都会先弱化女性,把她们视为病人,剔毛、灌肠、剪会阴…过程都很不愉快。」

在家生产的谌淑婷,生产阵病时,家里的狗就在旁边陪伴。(谌淑婷 提供)

要是先成为病人,才能成为母亲,但在家生产,母亲则被当成一个完整的人对待:「我觉得像开派对,请朋友来家陪产,我就走来走去,累了就躺一下。」她指着厕所的一个小空间说,这就是她当初产子的地方,而豆豆就陪在身边:「痛的时候,有毛绒绒的动物在身边真的很疗癒。」

在家生产最大的风险可能是:「痛」。助产士不能施打麻醉剂,若痛到难以忍受最后仍得送医院,「我有心理準备,有人痛了4天才生完,还好我只痛13个小时…可是,助产士会教你呼吸和用力的方法,事实上也没想像中的痛。」若是医院生产,则面临另一种痛,因为剪会阴的缘故,生产后需要等伤口复原,「我生完后,就一个人去浴室洗澡了,隔天还拿扫把扫地,什幺事都能做了。」

做这样的选择,父母没有意见吗?「我生完才跟他们讲,爸妈还以为我是来不及到医院不小心在家生。」谌淑婷从小就独立,家中有一个姊姊和哥哥,「我爸妈管我们很严,像哥哥姊姊大学要念什幺,志愿卡是我爸妈决定的。」父母经营一家小工厂,谌淑婷成长的那段时间,刚好遇到台湾产业外移的风潮,父母为了营生疲于奔命,自然也没时间花心力在她身上。

她念新闻系、当记者都不是走在父母期待的框架里,但她说,人生有捨就有得,「你要说爸妈不管我,会不会觉得好像不被爱?可能也有吧,但换个角度想,我得到的自由是别人没有的。」她原本并没有特别爱小孩,当了妈妈之后才发现,陪小孩长大的过程其实也是跟成长的缺憾对话。

「我高中放学就要炒菜準备晚餐,家客厅就是工厂,假日要帮忙,最常吃的是附近的自助餐,我现在闻到自助餐的味道就很不愉快。」她每天帮儿子做便当,虽然儿子根本不必上学:「他看到龙猫里面有吃便当的情节,他就吵着要吃。」每天中午,母子捧着便当在餐桌吃饭,脚下则是豆豆来回穿梭。

「小时候,我常捡狗回去要养,爸妈都说不行,说长大才能养。」她工作独立,立刻养了2只猫,婚后又变成3猫1狗1个小孩的生活。日子从不拥挤与无聊,她一点一滴建构属于自己的妈妈日常。她说到在家生产过程中的痛:「痛是生产的一部分,很多人以为不让孕妇痛是疼惜女人,其实陪她走过痛的感觉才是体贴。」缺憾也是成长的一部分,只有面对它才能变得更强壮,她说:「成为一个有力量的妈妈之后,会更懂得如何对待小孩。」

【吃便当】不怕痛的妈妈在家生小孩不打麻醉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