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司改放送头】司法院推参审弃陪审司改会反对

【司改放送头】司法院推参审弃陪审司改会反对

司法院提案指出,人民参与审判,引进人民正当法律感情,是希望避免黑箱、司法不公争议,选定的是危害生命,如杀人及伤害致死案,可判死刑及无期徒刑案件,或是刑责7年及10年起跳重罪及食安等重大影响公益案件,预计一年约有800案适用,占全年刑事案件量不到1%,并非所有案件都适用,因此若有人以参审或陪审是全体案件均适用,可减少法官贪污、打手的说法并不实,且美国由陪审团审理案件,也占全体案件不到一成,近年更降到不到3%,其余案件多是被告与检察官认罪协商处理。

司法院指出,参审制是由6位民众与3法官共同审判,因美式的陪审制由12至16位陪审团负责认定事实,再由法官判决刑度的做法,判决书没有理由,检察官对于无罪判决不得上诉,有罪被告也不能针对陪审团认定的犯罪事实上诉,恐限制人民的诉讼权,有违宪疑虑。

司法院指出,欧洲在1848年革命潮后,日耳曼各邦、奥地利等欧陆国家,陆续採用陪审制,但发现这是无限上纲将诉讼制度视为政治改革理念,在政治热情退却后,发现陪审制水土不服,因陪审制判决没有理由、没有判决书,被告只能针对适用法律错误上诉,不能针对陪审团认定的犯罪事实上诉,法国及德国因此已改为参审制。

司法院报告指出,欧洲人权法院也认定,陪审判决没有理由不符合对人权保障,要求少用陪审制,另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后,曾採行陪审制,但人民无法接受判决没理由及不能上诉,因此也放弃陪审制,日本目前改採裁判员参审制。

司法院认为,美国陪审制从1992年至今仍发生344被告遭误判的冤狱案件,陪审制恐不适用于我国,律师公会全国联合会也认为,参审制是目前最适合台湾的制度,全联会与司法院均认为,若採参审制,应採「起诉状一本」主义为配套,也就是检察官起诉被告时,仅是简单起诉书写明被告年籍、罪名,其他证据要等上法庭时才拿出,避免法官及参审员有预断心证。

对于採陪审或参审,民间司改会认为,司法院不应先射箭再画靶,应针对实际案件试办参审与陪审,如果司法院要独排众议採参审制,就应该要说明理由,好比是否是台湾人民法律素养不够、台湾媒体太发达或是人民参兴审判兴趣缺缺,民间司改会呼吁司法院,应在试行参审,有了实证经验后,再来决定是要採参审或陪审。

针对陪审与参审举行公听会,推动陪审制的张静律师在会场发送玫瑰花。台湾陪审团协会理事长张静强调,唯有陪审才能消灭恐龙法官,协会成员在司改国是会议场外上演行动剧。

台湾陪审团协会理事长张静律师在会场外强调,唯有推动陪审制才能救台湾、消灭恐龙法官,他指控司法院长许宗力私下曾对他表示,台湾要推陪审团制等于是「在沙漠中种玫瑰」,张静不认同许宗力说法,因此今天特别带玫瑰花到会场发送,强调台湾是适合陪审制的,台湾陪审团协会成员并在会场外上演「打恐龙」行动剧。

【司改放送头】司法院推参审弃陪审司改会反对
上一篇: 下一篇: